加州晨璃

凜緒親媽,幼馴染大好!求你們快去結婚!
也吃戀驅 一陸 AR 時音 安清 神亞,歡迎來交流

佔Tag抱歉但我太興奮了阿阿阿阿阿阿!!!

謝謝世界今日第一抽真緒就來我家了(大哭
凜月你快來毛在家裡等你團圓嗚嗚

注意!慎入!雷!
毛真性轉!
毛真性轉!
毛真性轉!
很重要!!要說三次!!
其實我也不知道在打什麼只是想打個體貼毛的栗子~有點崩就是了,一點點的泉真

再提醒一次!毛真性轉!可接受在往下

中午衣更真緒不舒服的趴在桌上,早上發現月經來了後就疼到現在,原本想去保健室要個熱水袋卻連動都無法動

『怎麼辦…學生會的工作…』拿出手機簡單的打了無法去學生會的原因,她想副會長應該不會太勉強她吧…沒多久對方也回復了,說是要好好休息不用擔心工作之類的話,也讓她安心了不少

『不過…凜月該怎麼辦啊…』真緒突然想到自己那個翹了一個早上的青梅竹馬頭就開始疼了,一定又躲在哪裡等著自己帶便當給他吧…

『唔…好痛…』想試著動一下就疼到受不了,真緒放棄要去找凜月這事只好拜託剛好來找她的游木送便當給凜月

『唔…朔間君真的在這嗎?』

『游醬為什麼要答應啊…超~煩人的』

『因為衣更人不舒服嘛而且泉前輩不用跟著來的啊…』游木無奈的看著身旁的人說著

『哥哥怎麼能不陪著游醬呢?要是游醬出了什麼事怎麼辦?』

『只是送便當而已那會出事啦…』游木嘆了氣說著,不過一到天台就看到對方了

『朔間君…醒醒』游木輕輕的搖著對方喊著

『喂!睡間起來了!』

『唔…是眼睛妹跟瀨醬啊…怎麼會是你們來叫我?真醬呢?』一醒來發現不是自家青梅竹馬叫醒自己便疑惑的問著兩人

『衣更她人不舒服沒辦法來找你又怕朔間君餓著了所以拜託我拿便當給你』將手中的便當給了對方解釋著

『誒~真醬怎麼了?』

『衣更她經痛而且保健室的熱水袋被借走了所以從早上痛到現在』游木將事情簡單的說著

『那真醬現在在教室嘍?』凜月吃著便當問著

『恩,似乎完全不能動呢…』

『我說睡間別一直纏著游醬問不停啊!超~煩人的』泉直接從背後環住對方說著

『泉…泉前輩…!』游木紅著臉喊著

『瀨醬真過分~在老爺爺面前曬恩愛』凜月捂著眼睛說著

『那你就去找你家的摟摟啊反正她也不會說什麼不是嗎?』

『找真醬當然會去~不過瀨醬我放學的練習要請假~』凜月站起來說著並走掉了

『唔…好疼…不知道凜月有沒有乖乖的吃飯…』真緒趴在桌上唸著,雖然很不舒服還是掛念著對方

『真醬也真是的~不舒服就別硬撐啊~』凜月走到對方座位旁說著

『凜月?你怎麼…痛…』看見對方出現有些訝異的想起身卻痛到又趴了回去

『真是的~很痛就別亂動啊~真醬』摸摸對方的頭說著

『別這樣啊…這裡是學校啊…』真緒有些害羞的說,平常這些寵溺的動作只有兩人單獨的時候凜月才會對自己這樣做

『回家吧~我跟老師請好假了』凜月拿著請假單說著,而真緒也點點頭能回家躺著是再好不過了,凜月也笑了一下拿起兩人的書包扶著對方離開學校

『真醬~還可以嗎?』擔心的問著對方

『不行…我走不動了…』真緒搖頭說著,走出學校已經是最大極限了,子宮的收縮疼到她沒辦法再走了

『那我背妳吧?』凜月說完就蹲了下來,而真緒也不管那麼多直接靠了過去

『那麼回家吧~』凜月將對方背起後走著說,腦袋想著他的真緒怎麼那麼輕

『恩…謝謝你凜月…』真緒靠在對方肩上說著,第一次真緒覺得凜月有些可靠又有安全感便睡著了

一到真緒家原本想叫醒對方的但看到可愛的睡臉卻不忍心叫醒對方,結果直接將對方帶回家了

將對方放到自己床上後凜月就準備了熱毛巾跟黑糖水,他知道這個可以舒緩經痛的疼痛感,但眼看床上的睡美人還沒有要醒的意思便趴在床邊睡著了

『唔恩…這裡是…』真緒一醒來發現這裡很熟悉,確定是凜月的房間後便鬆口氣,卻也發現對方趴在旁邊睡著了便笑了一下

『還幫我弄這些啊…』看見桌子上的臉盆跟黑糖水有些感動的說著

『謝謝你…凜月』吻了一下對方的額後笑著說而凜月的嘴角也勾起微笑了

其實我不知道那隻手是誰的www所以就...

颱風

CP降澤,雙投萬歲

今天是颱風天,青道全體人員難得得到了一天休假,補眠的補眠,玩遊戲的玩遊戲,報平安的報平安,而榮純則是想往外衝卻被倉持關在房間不准出門

「倉持前輩快放我出去啊啊啊!」榮純拍打著門大喊著,為什麼要把我鎖房裡啊!

「給我閉嘴,笨蛋澤村!不把你鎖起來你一定跑去操場跑步練球!」倉持不爽的說,這個白痴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天氣,腦袋到底裝什麼啊

「呦~倉持,一個人在房門口不進去幹嘛啊~」御幸笑著邊走邊問,不過他大概知道發生什麼事了,而身後還有著降谷

「還不是某個白痴在這天氣下還想去練球,我就把他鎖在房內了」倉持無奈的指著門內的榮純說著

「那正好~順便把這傢伙一起關著吧~」御幸笑著指著身後的人說著,而倉持才發現降谷是被綁著的

「你們這兩個一年級的是找到死嗎!」倉持生氣的大喊並踹了降谷一腳

「前輩...好痛...」降谷看著倉持說著

「不痛踹你幹嘛!你也給我進去反省反省!」倉持氣的抓著降谷的肩膀將他甩進房內,這兩個白痴的一年級棒球笨蛋

「倉持前輩快放我....嗚啊!降谷?」當榮純還在敲打門時突然門打開一個黑影不偏不移的砸中自己,仔細一看才發現是降谷

「你怎麼在這裡?還有你怎麼被綁著?我知道了!你也是被發現要去練球才被抓來的對吧~」榮純一看見降谷的樣子完全自顧自的說了起來,完全沒有要聽對方說話的意思

「吵死了...幫我解開...」降谷一臉不耐煩的伸出手說著,被綁的好不舒服...

「真拿你沒辦法~就由我澤村大爺來解救你吧!哈哈哈!」榮純一說完就坐好幫對方解繩子,不過十分鐘後....

「解開了嗎…」

「還沒,再等我一下...」

「好了嗎…」

「別催我!快了快了」

「喂…」

「啊啊啊啊!不要動我去拿刀子!」榮純氣急敗壞的跳起來去找刀子,而降谷一臉無奈的看著他的背影

「找到了!降谷你別動喔!」榮純小心的將繩子割開,深怕傷到對方的手,因為他知道手對投手是很重要的,要是受傷就完蛋了,何況他又是隊上的王牌兼自己的戀人

「謝謝...」降谷揉著被綁到有些紅腫的手腕輕輕的說

「到底是誰把你綁成這樣的啊!是不知道手是投手的性命嗎!」榮純生氣的大罵,要是被他知道是誰絕對揍飛他

「...是御幸前輩」降谷看著怒氣沖沖的戀人猶豫了一下便說出兇手,但對方更火了

「你說什麼!!!!御幸那傢伙,明明是捕手還這樣對待投手!!!我要去找他理論!」榮純氣的二話不說直接往外衝,但降谷一手拉住他不讓他爆走

「你幹甚麼啊!降谷!放開我!」榮純生氣的想掙脫降谷的手,但對方的力氣比自己大所以完全沒有辦法掙脫

「你冷靜點...我的手沒事...」降谷將手伸到對方面前淡淡的說

「可是都腫起來了啊!要是影響到投球的姿勢怎麼辦?到時候比賽輸了怎麼辦?」榮純指著對方紅起來的手腕大喊著,但降谷突然放手讓他差點往後跌

「你搞什麼啊…算了,我先幫你擦藥,手伸出來」榮純拿出藥膏說著,但降谷完全不理他

「喂…降谷」有點微怒

「.....」沈默

「降谷...」怒氣上升中

「...」不理

「喂!降谷你鬧什麼脾氣啊!」爆發中

「反正我要是受傷了你就可以當先發當王牌了不是嗎…」不開心的鬧脾氣中

「你突然說這個幹嘛啦…難到你在吃醋喔!」想通的某人突然直接從對方背後抱了上去

「雖然我很想當先發當王牌...但是我不想要是因為你受傷才當的,我要是堂堂正正的贏過你,讓Boss、隊上的所有人以及降谷你認同我的實力,不是這樣的王牌我才不要...」榮純靠在對方的背上說著,這一直是他的目標...也是讓他不知不覺喜歡上他的原因

「...想贏過我沒那麼容易」降谷小小聲的說,但榮純卻笑了

「哈哈~總有一天會贏過你的!你等著吧!」

「恩...我等著」降谷輕輕的笑著說,但在他心中,澤村榮純已經贏了...贏到他的心了

「不過我還是要找御幸那傢伙算帳!」榮純邊幫降谷擦著藥邊說著

「恩...告訴教練不知道會怎麼樣...」降谷想了想說著

「好!就告訴Boss!我看他明天怎麼受到懲罰!哈哈哈哈!」榮純笑著說,而降谷也只是露出淡淡的微笑

至於御幸怎麼被片岡教練教訓...大家自己猜測吧~

貓 刀劍亂舞

CP安清 現代paro

安定一直覺得清光像隻貓,是一隻很奇怪的貓,只要一靠近就會跑走,放著不理又會靠過來,讓安定不知道該拿他怎麼辦
「吶~安定,我想養貓~」清光經過一家寵物店便拉著安定說
「蛤!你腦子壞了嗎?你忘了宿舍不能養寵物嗎?」安定一臉你怎麼了的表情回應,我可不想被記大過
「可是……很孤單啊……安定不在的時候……」清光看著店內玩的很開心的貓咪說著
「我們也只有上課的時候分開而已啊…」安定看見清光的樣子摸著他的頭說,真的很像貓呢
「才怪……明明聯誼的時候也會分開……」清光哀怨的看著安定,就算在一起安定也會被一群女生圍起來到結束
「這……那也是逼不得已的啊…」安定苦笑的說,他也不想去啊!要不是擔心某人他才不會去嘞!
「唔……安定……」清光一臉哀怨的拉著安定的手看著他,真的不行嘛……
「好啦!我答應總行了吧!」安定看見清光那種表情只好舉雙手投降了……
「安定最好了~」清光一聽見便笑著道謝便跑進店內了
「真善變啊…」安定無奈的想著便跟著進去
「我要這隻白色的!」清光看了很久最後決定要那隻很孤僻的白貓
「可是……那隻很兇喔!」店長擔心的說
「欸?會嗎?我看牠很乖啊~」清光看著那隻白貓說著,感覺很像某人
「好幾次我們想替它洗澡就被抓的很慘」店長露出被抓傷的傷痕說著
「過來吧…」清光對著那隻白貓輕輕的拍椅子說,它竟然乖乖的跳到清光的身上蹭著
「欸!客人,看來你跟牠很有緣份呢~它就送你吧~」店長看見這情形便笑著對清光說
「真的嘛!謝謝你~」清光看著懷中的貓笑著道謝,而安定在一旁也默默的笑了
「謝謝惠顧~」
「你有想好要叫牠什麼了嗎?」安定替清光拿著書包問著,牠看起來很乖呢……
「安定」清光看著懷中的貓說著,讓安定愣了一下
「等等……你要叫牠……」
「安定!」安定傻眼的指著牠問,而清光還是堅持著
「為什麼要把貓取跟我同名!」安定不爽的大喊!這樣不就搞不清楚在叫誰了!
「因為……安定很重要……所以才叫安定……」「喵……」清光低著頭說著,而白貓也像同意這名字便叫了一聲
「這……算了……隨你高興啦」安定一聽見清光的解釋便紅著臉不計較了,兩人便快速的走回宿舍了
「安定要抱嗎?」一回到房間清光便問著放東西的安定
「不用了……」安定揮揮手說完便走到清光旁邊坐下將清光拉進自己懷中說著
「因為我抱你這隻陰晴不定的黑貓就夠了……」

人魚 刀劍亂舞

就來灑糖啦~CP是安清~

「吶~安定,為什麼你會喜歡我?」清光泡在水裡問著,撇開下半身是條魚尾巴其實自己很正常
「怎麼這樣問?喜歡就喜歡啊!」安定坐在一旁看著書回答著
「因為……我是人魚啊…跟你們人類差很多啊…」清光低著頭玩著水說著,其實他很難想像人魚能跟人類在一起
「清光……聽我說……」安定闔上書走到一旁看著他讓清光默默的看著他
「雖然你有時很很煩、很吵,三不五時跟我大吵大鬧但……不管你是人、人魚還是什麼……因為你是清光我才會……喜歡你……」安定一臉正經的說但臉很不爭氣的紅了
「安定……」清光一聽到這段話後眼淚就流了下來,他沒想到安定會這樣想
「別……別哭了啦…會不可愛喔!」安定慌張的抹去清光臉上的淚水並說著
「安定……謝謝你」清光笑著說完便吻上安定的臉頰
「要吻也吻錯地方了吧…」安定笑著抬起清光的下顎說讓清光疑惑的看著他
「安定……唔!」清光正想問時,安定就立刻吻了下去,不偏不移的掠奪雙唇
「以後要吻就要吻這裡,知道嗎?」安定放開滿臉通紅的清光並指著唇說著,讓清光點點頭便躲回水裡了

LoveLive女僕未覺醒
攝影 愛艾摩

真的很喜歡這組照片~謝謝攝影~

圖片是亂放的,不然沒辦法發文嗚嗚...
這是突然來的小腦洞CP大該是凜→緒→零吧,能接受在往下看~

真緒視角

我到底是為了什麼加入學生會的呢…自從被昴流問了這個問題就一直在想,是想為學園貢獻什麼嗎?還是因為自己那個愛惹麻煩的體質...

『在想什麼嗎?衣更君~』

『啊…朔間前輩…沒甚麼只是在發呆』我看著已經坐在身旁的前輩說著,說起前輩我真的搞不懂他還有他弟弟凜月,兩人都自稱是吸血鬼但我看來不就是中二發作而已他們也是普通人啊

『難得看到衣更君在發呆呢~』

『我也很難得能在大白天的看見前輩離開輕音部呢…』

『因為吾輩家那隻小狗被抓去訓話了吾輩正準備去接他回來呢~』

『大神嗎…難怪他臭臉的從辦公室走出去』

『這樣啊~那吾輩要先去找小狗了~學生會的事要加油啊』我看見他笑著摸了我的頭我不經想起剛進學生會的時候...

『或許我會進學生會是因為憧憬他吧…』我看著對方的背影說著,憧憬著那個小時候常常照顧我們的他,想和他一起...

『謝謝你,零哥哥』

凜月視角

最近真君一直在發呆,要我叫了三四聲才會理我,我也一直在尋找是什麼讓他一直發呆,結果讓我看見很討厭的事

『真君為什麼跟那傢伙靠那麼近...』我在離他們不遠的草叢看著,心裡很不是滋味,明明真君是我的為什麼要跟那個傢伙靠那麼近...啊!還碰了真君!可惡的傢伙...

『凜月…凜月起來了!要上課了!』

『哈啊…我下午有組合活動...已經請假了』我撒了一個慌,不過真君也會接受的

『真是...我放學學生會有會議,你練習完直接回去吧...』

『知道了~』

等到對方走遠了我才坐起身子看著他的背影,為什麼不能只擔心我照顧我呢?為什麼一定要去那傢伙待過的地方...真君不是我的嗎…為什麼不能看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