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晨璃

凜緒親媽,幼馴染大好!求你們快去結婚!
也吃戀驅 一陸 AR 時音 安清 神亞,歡迎來交流

雷瑞 貓咪的日常觀察

視角是雷瑞養的貓咪
不知道這個能不能算雷瑞?覺得不妥我再撤掉><
反正就是糖

沒問題下收↓↓↓↓

大家好,我叫小雷是爹地跟媽咪養的貓,我還有個弟弟叫小瑞,但它幾乎不怎麼理我,只有我裝無辜可憐的時候才會來蹭蹭我或舔舔我

我的爹地叫雷獅,媽咪叫格瑞,我們兄弟的名字是從他們的名字取來的,爹地比較喜歡小瑞,而我比起爹地更喜歡媽咪,因為媽咪身上有牛奶的香味

我們兄弟貓的唯一通點是紫羅蘭色的眼睛,我的毛色是黑色,小瑞是銀白色,我很喜歡小瑞曬太陽的時候,因為它的毛會看起來閃閃發光的,很漂亮

喔來說說爹地媽咪的日常好了,以我看來只有一個字,就是“閃”,但是分別說他們的話,爹地是“流氓”,媽咪是“無口”,因為爹地常常逼媽咪做一些奇怪的事,而媽咪是不怎麼說話的的人,不過跟我單獨在一起時會說很多爹地的秘密跟壞話

啊啊對了!有一次爹地很壞!在床上把媽咪弄哭了,還讓媽咪在床上躺一天,我生氣的去找爹地理論,但爹地完全不理我只說『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吵』,害我難過的跑去找小瑞討摸摸,可是小瑞也不理我!!嗚嗚一歲半的小貓沒人愛,最後我只好去找媽咪了尋安慰了

媽咪一看到我坐在地上便拍拍床要我過去,耶~我就知道媽咪最疼我了,我馬上跳到媽咪懷裡蹭著,媽咪也摸著我的頭,我乖乖的趴在媽咪的肚子上看著,媽咪說腰疼我就伸出我小小的貓掌拍拍媽咪的腰,但好像沒甚麼效果……

媽咪躺在床上的時候跟我說了好多話,不過都跟爹地有關係。看來媽咪真的很愛很愛爹地呢~這時候小瑞也不知為什麼跑來湊熱鬧,結果我們就上演搶媽咪肚肚爭奪戰,媽咪默默看著我們兄弟擠來擠去的,便側身把我們圈在懷中

可能是累了,我們就維持這個姿勢睡著了,當我醒來的時候,發現爹地也在旁邊,但他比了一個噓的手勢,我便乖乖的又滾回夢裡吃我的罐頭了

雖然我有個壞爹地、無口媽咪跟冷落我的弟弟,但是我還是好喜歡這個家,最愛爹地媽咪跟小瑞了~

來分享一下昨天去了朝思暮想的Crepe cocoya 日式可麗餅專賣店~每次看到他們家的可麗餅就超想吃的~原本約媽咪一起去結果最後變成我一個人去(難過
這是位在台中美村路上的一家日式可麗餅店,他跟一般可麗餅不一樣的地方是他的外皮是軟的,不像一般都是脆皮的~而且口味很多有甜有鹹,分量也挺大的,我嗑完一條就有點兒飽了www
因為翻了很多文章都說會要排隊,所以已經抱著要排很久的心情前往,結果我前面只有一位客人~這就是平日的好處啦~(撒花
一進店裡,櫃台的店員姐姐馬上給我菜單,但看到我苦惱的樣子馬上好心的替我介紹跟推薦,最後我就點了草莓香蕉烤布蕾/草莓香蕉布朗尼/繽紛野莓三種口味+一杯粉紅朵朵,前兩個口味就是如名字一樣,不過烤布蕾裡面有付一球冰淇淋可以選口味,繽紛野莓裡面有草莓+藍莓+蔓越莓,粉紅朵朵是西瓜汁+牛奶
旁邊的工作臺是透明式的可以看見可麗餅的製作方式,而且上面的水果都是現切的,是不是很安心呢~我就站在那邊看著可麗餅慢慢完成
因為是外帶的所以可麗餅都被裝在杯子裡,除了烤布蕾是用手拿的,因為店員姐姐說怕放進去我就拿不出來了wwwww
拿到可麗餅當下就是拍照,拍照完就是吃!烤布蕾的焦糖很脆但很甜,因為焦糖部分是撒砂糖再用噴槍烤的,水果的部分都很新鮮,但不是當季水果的草莓真的好酸,配冰淇淋吃才緩和一點😂😂冬天一定要狂吃草莓可麗餅!
另外兩種口味我都沒吃到所以就不評論了~但家人都說還不錯
推薦個如果喜歡吃抹茶的可以去點他們平日限定的抹茶可麗餅,店家是用小山園抹茶+當季草莓做的,不過店家說可能要到月底左右才有,因為草莓季還沒到,想吃的朋友可能要等等嘍><

詳細資訊:
Crepe cocoya 日式可麗餅專賣店
電話:0982 911 505
營業時間:13:30~21:00(周一休)
地址:台中市西區美村路一段224號
粉絲專業:https://www.facebook.com/cocoya8312/

祝福的救世主與愛之塔下

基本上和上篇的解釋差不多
尾端有英智友情客串一下
是個刀刀刀!
上篇連結:http://kasyuurui.lofter.com/post/1ebe0982_1188dcad
沒問題就下收

『到了!』真緒看著門便推開了,房間的正中間有著一個展示臺,上面就是第一個祝福,朝向生命的打著旋的【華麗的波紋】
『這樣就完成第一步了…』真緒正準備伸手觸碰時卻被另一隻手擋著
『北斗…?怎麼了…』真緒不解的看著對方
『衣更,我們說過吧…有福同享嘛』突然一瞬間真緒看到對方露出從沒見過的笑容把自己推開並關上門
『為什麼…北斗!』真緒不理解的看著關上的門大喊
『對不起…衣更』聽見外面的叫喊,北斗將手伸向祝福,一陣光就將他吞噬了
『沒關係的…還有八個祝福不是嗎…衣更君…』真蹲下安慰著對方
『恩…我們走吧』真緒緩緩站起來走向二樓,而大家也慢慢跟上
『小北……』明星看著那扇門暗暗的下定決心
走到第二個房間,真緒剛打開明星直接衝了進去
『明星…連你…』真緒不敢相信的看著,而明星只是笑了一下,關上門搶走了第二個祝福【火之盛宴】
真緒以為後面不會這樣了,沒想到上了三樓順利奪走【恩惠的陽光】開心的泉向真揮了揮手說著『再見啦~游君』
帶著不甘心的表情,真跑向四樓的【安息的黑暗】,屏住呼吸的進入
在走到五樓期間,真緒不經想著剛剛發生的事
被選上的明明是我…
獨吞這件事絕對不能原諒
所謂的慾望真的會將人改變嗎?
到達第五樓時,司唸著將祝詞獻給【搖動的大地】並走進房間搶走了第五個祝福
走到第六樓時,嵐嘴裡吟唱著【雷鳴的伴奏】笑著走進房間搶走了第六個祝福
為什麼…要這麼做…真緒不明白,他們不是夥伴嗎…為什麼要這樣為了力量反目成仇

將祝福納入我手……心靈 逐漸澄撒
為了將榮光奪入手中 我就先…
以前互相信任的同伴…到底誰才是敵人?…

往第七樓時真緒不得不懷疑下一個會奪走祝福的人是誰…月詠前輩?朔間前輩或是…凜月,冒出這想法時他趕緊晃著頭想把這種想法甩出腦袋,直到站在房間前
『通通不準動』雷歐拿著小刀抵住真緒的脖子說著,讓真緒驚恐不已
『月詠前輩…!您在做什麼!』
『王!快放開真君!』凜月氣急敗壞的喊著但從對方眼中察覺了什麼
『那給我退後三大步』雷歐一說完另外兩人只能照做,看見距離夠了便放開真緒把他推向兩人走進房內奪走了祝福

斬斷它吧 那逝去的愛
像是跳著旋風的圓舞曲

『真君!沒受傷吧!』凜月慌張的看著,而他只是搖搖頭爬了起來
『走吧…』真緒繼續往上走著,怎麼辦剩兩個祝福而已…
走到第九樓時,零看著房間裡面祝福的名字【白銀的庭院】便把凜月推開往裡面走著並說
『這裡可是歸吾輩了呢』
『朔間前輩…』真緒不敢相信的看著門關起來,為什麼連朔間前輩…
『可惡…!那個混帳兄長』凜月咬著牙不爽的看著
兩人往著最後一樓走著,真緒內心發誓一定要拿到最後一個祝福!因為凜月是不可能背叛他的
第九個祝福 是沈睡的【岩漿的胎動】,真緒看著祝福正準備走向它時…
『吶真君~你以為我跟其他人不一樣嗎~』凜月推開真緒,自己走向最後的祝福
『不可能!凜月你…』真緒這次真的嚇傻了,那個對自己最依賴最不可能背叛自己的凜月竟然也想得到力量嗎…
『怎麼不可能?我很早就想出手了誰叫其他人動作比我還快』凜月不爽的說
『所以~拜拜真君~謝謝你一直對我的照顧嘍~』凜月露出一抹微笑門就關起來了

被信賴的同伴所背叛
所有的【祝福】都被奪走
沒有點燃的火炬 無法再亮起
就這樣走向祈禱的祭壇

真緒一個人跪坐在地上,他不明白為什麼大家會變成這樣…就只是因為力量嗎…他們有想過其他人嗎…世界毀滅了有力量有什麼用…
『祝福都被奪走了…我該怎麼辦…』真緒看著手上的火炬,世界的希望都在他身上而他卻無法完成…
『去塔頂等著吧…等著世界毀壞的那瞬間…』真緒慢慢起身一步一步的走向塔頂的祭壇,原本應該是一群人開開心心的一起來到這的…結果剩自己孤零零的一個人
一到塔頂真緒看見的是一座座雕像,上面分別是被奪走的祝福,還看到自己的前輩-天祥院英智站在那
『你可終於來了呢…衣更君』他露出微笑的說
『天祥院前輩,這是怎麼回事…祝福不是都被奪走了嗎…』真緒不解的問著,為什麼祝福還出現在塔頂…
『塔中所封的【祝福】只不過是救世主需要負擔的【贖罪】而已,與【祭品】一起』英智看著真緒說著,這時真緒才明白大家不是為了自身而是自願當作祭品,讓自己走來這裡
『經受了考驗的救世主啊,此時才足夠以將新世界的生命維繫』突然有個聲音響起說著
『前輩!那大家會變成怎麼樣!』真緒著急的問著
『在波濤中溺亡 在火海中起舞 在殘酷的光明下崩潰 在永夜的黑暗中發狂 被大地吞噬著』英智慢慢的說

絕不會讓你一個人的,一路上大家心裡是這麼想的

『被制裁的雷電劈中 被風刃撕裂 連心也被凍結 在炎熱中匍匐』英智一說完,真緒宛如看到其他人的身影在自己面前
『不管是健壯的時候,還是病弱的時候,只相信著這點…』真緒看著大家唸
『有難同當啊…真君』凜月伸出手笑著說,但當真緒想握住對方的手時,大家卻消失了

珍貴的祭品的終末 便是點燃引的燈
愚蠢的鎖鏈 永遠不停的重複
被信賴的同伴們所救
成功的拿到火焰 將它高高的舉起

在最後一刻,真緒終於知道救贖的火焰就是犧牲同伴獲得的,火炬燃起熊熊的烈火,像是宣告著成功了,但此時真緒一點也不開心,因為能讓他分享喜悅的同伴們都消
『來吧…救世主,高舉著火焰吧』神賜與了真緒神的威嚴並說著,而四周已經開始慢慢崩壞了,但真緒只是靜靜的一個人笑著,他高舉著手,產生了九種的【哀傷
『各位…對不起,我這就來找你們了…』真緒說完在祭壇上高舉著,沒多久世界變回復了原貌,而塔頂已經沒有人存在了

祝福的救世主與愛之塔上

這是我聽完V家同名的歌曲用歌詞還有MV劇情寫出來的,角色可能有點ooc
有借用跟修改歌詞的部分
角色是TS+KN+老零,不過主角是真緒
這是刀是刀是刀,很重要要說三次(??
基本上聽完歌就是劇透了,所以不想等的太太們可以直接去聽歌(??
以上都沒問題就下收

終焉的大地的終末 殘存下的孩子們
牽起彼此小小且溫柔的小手
『健壯的時候也好 病弱的時候也好』他們互相看著並笑著說
『只相信著這點…』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在他們心底說著

『哇…情況越來越慘了誒…』明星看著附近的田地說著,不只食物種不出來連池塘田地都乾涸裂痕,很多人都因為沒東西吃而生病甚至死亡
『是神的罰則吧…那則童謠的歌詞啊…對那些自以為是 智力超人的羊群,降下來自神明的罰則…』真看著天空說著便唱起歌詞來了
『就算世界末日哥哥也會一直陪著游君的哦~』泉抱著對方開心的說並拿著午餐餵對方
『只要救世主出現…大家就可以得救了…』真緒小口的吃著麵包說著,但是誰會被選上呢…
『真君不用管那麼多嘛~時機到了自然會出現的』凜月躺在對方腿上一副不關我的事一樣的說著
『什麼啊…要是世界毀滅了,我們也會死誒』真緒敲了一下對方的額頭,自己的青梅竹馬對除了自己以外的事真有夠無關緊要的
『不過弟弟說的對喔~衣更君,就算汝在怎麼煩惱,世界也不會變好,救世主也不會馬上出現不是嗎?所以先好好想想我們該如何繼續生存吧』零拍著真緒的肩膀說著但馬上被凜月打掉並怒視著對方說
『我才沒有你這個兄長呢!我只要有真君就夠了,還有不要隨便碰真君!』
『啊拉呀達~可是歌詞的下一句不是守護即將支離破碎的愛之塔中,世界的壽命燈火閃爍不是嗎~所以只要塔沒倒世界還是安全的吧~』嵐看著鏡子說著,而大家全都看向遠方的愛之塔,內心都祈求著這個世界不要毀掉啊…
『Leader呢?剛剛不是還在嗎?』司四處看著說而大家不是搖頭就是聳肩,反正他們都習慣雷歐隨時消失這事情了
『恩?找我嗎?嗚啾~』
『哇…!不要嚇人啊!』司嚇的差點把碗丟到對方臉上 『小雷歐又跑去那了啊~手上的水果那來的?』嵐拿起一顆蘋果好奇的問著
『那邊森林採的~還有很多水果呢~』
『不虧是王~這樣糧食不會短缺失了…真君餵我~』 『那你起來坐好,不然會嗆到的』

神的使者們 造訪了少年的故鄉 
帶著預言的吉報 紅髮的少年被封為
【下一個救世主】
神諭降臨 塔中被守護著【祝福】
九個眾皆 是單單賜給救世主的【光榮】
和你一起 我們也一同前往

愉快的午餐時間也漸漸到一個段落了,當大家在收拾跟採水果時突然一道光照下來,那是神的使者降下時會有的光芒
『是神的使者啊…』
『難道說…救世主要出現了…!』 人們懷著希望開心的討論著,而真緒也開心起來,世界有救了!
『下一任救世主,就是你衣更真緒』使者將光芒照在真緒身上,這時除了真緒以外的其他少年卻愣住了
『我?使者大人您沒搞錯吧!?』真緒一臉不敢相信的問著,雖然自己常攔麻煩上身不過這個麻煩也太大了! 『沒有錯,這是神的指示』使者將一張牛皮紙交給真緒後就消失了
『為什麼…是阿緒…』明星不明白的看著,他聽過一個傳聞只要是成為救世主去塔裡沒有一個回的來
『真君,不要去』凜月一手搶過那張牛皮紙將它撕爛說著
『凜月…我一定得去…如果我不去其他人該怎麼辦…』真緒看著對方說著,不能因為私情而害死全世界的人 『如果阿緒要去…我會陪你去的!』明星笑著說
『我也去,不能放任你們獨自前往那麼危險的地方』北斗也站出來說著
『我也去…!雖然我可能派不上用場…但我們四個也一起度過很多難關的啊!』真也自告奮勇的舉手說著
『游君要去那我也去,我不可能丟下游君不管的!』 『好像很好玩我也要跟~嗚啾』
『Leader這可不是郊遊啊…衣更前輩之前教了我很多,我也要去!』
『阿拉~那我也去,幫小真緒加油』
『你們…不幫忙阻止就算了!還一直要真君去!』凜月看著其他人不敢相信的說
『凜月…就讓我去吧…我既然被選為救世主我有責任要救所有人…包括你…』真緒跪坐在地上說著,他不想讓任何人死去
『弟弟,汝就讓衣更君去吧,這是衣更君的命運,誰都阻止不了的…』
『啊啊…!我知道了!我答應就是了!不過我也要跟去!』
『恩!謝謝你小凜』真緒露出笑容說著
『那我們是不是該出發了呢?救世主大人』凜月對著真緒伸出手說著
『恩!我們走』

為了延續即將破滅的樂園生命
快要拿到祝福…… 內心激動不已
能夠讓世界改變吧 這樣想著……
只要信賴的同伴們互相在一起 互相扶持
讓我害怕的東西可是一點都沒有呢

為了拯救世界上所有的生命,真緒一行人踏上往愛之塔的旅程,但真緒不知道這背後有著殘酷的代價
『呼…所以我們去愛之塔要幹嘛…』在休息途中,司坐在石頭上問著
『我們要去搜集塔內的九個祝福,然後到塔頂的祭壇去祈禱並點燃聖火就行了』真緒回想著那張凜月意氣用事撕爛的牛皮紙上的事說著
『感覺真simple,為什麼還要神選擇人選啊?隨便誰去都行不是嗎?』
『這我就不知道了…可能神有神的考量吧』真緒笑著說 『好了,趁天黑前再趕一點路吧』
『知道了』所有人都沒有抱怨,因為時間是不等人的,要是他們還沒到世界就崩壞了那就慘了呢…
真緒等人白天趕路晚上露宿野外,為了早點到達愛之塔他們是拼命的,而真緒相信他們一定能拯救世界的,經過幾天的旅程他們終於到了塔的前方
『終於…到了…』真緒的語氣隱藏不住興奮,因為他們快要拿到祝福了,一定能讓世界改變吧!
『走吧!去拿第一個祝福!』
因為有信賴的夥伴在身邊,所以我什麼都不怕,已這樣的心情真緒打開了塔的大門,往收著第一個祝福的房間走去

萬聖節小賀文

因為看到好多萬聖節賀文就默默的趕一篇小短文出來
真緒單性轉哦~能接受在往下
好久沒寫文了希望各位看官不要嫌棄我TT

『真醬,不給糖就搗蛋』凜月看著在認真處理公文的真緒說著這句話,也成功的引起對方的注意

『誒?你沒頭沒腦的說什麼啊凜月』真緒對著凜月突然冒出的話停下手問著

『萬聖節不是快到了嗎?小時候我們不是常常一起去要糖果』凜月趴在桌上看著手機說著,每次一到萬聖節對方總會把自己拖出家門

『啊…是呢,凜月總是一成不變的吸血鬼,而我基本上就是小女巫』一聽到對方的話真緒不經想起小時候的兩人,一個吸血鬼一個小女巫兩個人牽著手一家一家喊著不給糖就搗蛋的拿糖果

『然後真醬每次拿到的糖果數量都比我少,有幾次還哭著鬧脾氣呢~』凜月想起每次算糖果的時候對方輸給自己那張委屈又不甘心的小臉不自覺的笑了出來

『我…我哪有哭!』真緒一聽到對方的話語紅著臉急忙辯解著

『那這照片怎麼解釋~』凜月從手機相簿挑出一張照片說著,上頭的小女巫哭的整張臉都是淚水一旁的小吸血鬼慌張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你…你什麼時候拍的啊!給我刪掉!』真緒看到照片著急的想搶手機將照片刪掉,但凜月手快先把手機收起來了並捧住對方的臉吻下去

『因為真醬沒給我糖果所以剛剛是懲罰~』凜月舔著唇笑著說而真緒只是紅著臉埋進公文內小聲的嘟囔小凜是壞蛋什麼的

『啊啊~好想再看真醬的小女巫哦~』凜月趴在桌上笑著說,要是現在的真醬穿一定很色情吧~

『再…再說啦!』真緒紅著臉說著曖昧不明的答案讓凜月很愉悅,因為只要對方沒拒絕就是答應了~就算拒絕自己還是會讓對方答應的

『如果我穿了…小凜也要穿…』真緒小小聲的說著,要是只有自己穿一定羞死人,死也要拖人下水

『好啊~』凜月爽快的回應,反正吸血鬼裝就那樣,能看到女友的性感小女巫這不算什麼

『真是的…』真緒無奈的看著對方,真的是被自家男友吃死死呢…

不知道有沒有TBC的END(被打

佔Tag抱歉但我太興奮了阿阿阿阿阿阿!!!

謝謝世界今日第一抽真緒就來我家了(大哭
凜月你快來毛在家裡等你團圓嗚嗚

注意!慎入!雷!
毛真性轉!
毛真性轉!
毛真性轉!
很重要!!要說三次!!
其實我也不知道在打什麼只是想打個體貼毛的栗子~有點崩就是了,一點點的泉真

再提醒一次!毛真性轉!可接受在往下

中午衣更真緒不舒服的趴在桌上,早上發現月經來了後就疼到現在,原本想去保健室要個熱水袋卻連動都無法動

『怎麼辦…學生會的工作…』拿出手機簡單的打了無法去學生會的原因,她想副會長應該不會太勉強她吧…沒多久對方也回復了,說是要好好休息不用擔心工作之類的話,也讓她安心了不少

『不過…凜月該怎麼辦啊…』真緒突然想到自己那個翹了一個早上的青梅竹馬頭就開始疼了,一定又躲在哪裡等著自己帶便當給他吧…

『唔…好痛…』想試著動一下就疼到受不了,真緒放棄要去找凜月這事只好拜託剛好來找她的游木送便當給凜月

『唔…朔間君真的在這嗎?』

『游醬為什麼要答應啊…超~煩人的』

『因為衣更人不舒服嘛而且泉前輩不用跟著來的啊…』游木無奈的看著身旁的人說著

『哥哥怎麼能不陪著游醬呢?要是游醬出了什麼事怎麼辦?』

『只是送便當而已那會出事啦…』游木嘆了氣說著,不過一到天台就看到對方了

『朔間君…醒醒』游木輕輕的搖著對方喊著

『喂!睡間起來了!』

『唔…是眼睛妹跟瀨醬啊…怎麼會是你們來叫我?真醬呢?』一醒來發現不是自家青梅竹馬叫醒自己便疑惑的問著兩人

『衣更她人不舒服沒辦法來找你又怕朔間君餓著了所以拜託我拿便當給你』將手中的便當給了對方解釋著

『誒~真醬怎麼了?』

『衣更她經痛而且保健室的熱水袋被借走了所以從早上痛到現在』游木將事情簡單的說著

『那真醬現在在教室嘍?』凜月吃著便當問著

『恩,似乎完全不能動呢…』

『我說睡間別一直纏著游醬問不停啊!超~煩人的』泉直接從背後環住對方說著

『泉…泉前輩…!』游木紅著臉喊著

『瀨醬真過分~在老爺爺面前曬恩愛』凜月捂著眼睛說著

『那你就去找你家的摟摟啊反正她也不會說什麼不是嗎?』

『找真醬當然會去~不過瀨醬我放學的練習要請假~』凜月站起來說著並走掉了

『唔…好疼…不知道凜月有沒有乖乖的吃飯…』真緒趴在桌上唸著,雖然很不舒服還是掛念著對方

『真醬也真是的~不舒服就別硬撐啊~』凜月走到對方座位旁說著

『凜月?你怎麼…痛…』看見對方出現有些訝異的想起身卻痛到又趴了回去

『真是的~很痛就別亂動啊~真醬』摸摸對方的頭說著

『別這樣啊…這裡是學校啊…』真緒有些害羞的說,平常這些寵溺的動作只有兩人單獨的時候凜月才會對自己這樣做

『回家吧~我跟老師請好假了』凜月拿著請假單說著,而真緒也點點頭能回家躺著是再好不過了,凜月也笑了一下拿起兩人的書包扶著對方離開學校

『真醬~還可以嗎?』擔心的問著對方

『不行…我走不動了…』真緒搖頭說著,走出學校已經是最大極限了,子宮的收縮疼到她沒辦法再走了

『那我背妳吧?』凜月說完就蹲了下來,而真緒也不管那麼多直接靠了過去

『那麼回家吧~』凜月將對方背起後走著說,腦袋想著他的真緒怎麼那麼輕

『恩…謝謝你凜月…』真緒靠在對方肩上說著,第一次真緒覺得凜月有些可靠又有安全感便睡著了

一到真緒家原本想叫醒對方的但看到可愛的睡臉卻不忍心叫醒對方,結果直接將對方帶回家了

將對方放到自己床上後凜月就準備了熱毛巾跟黑糖水,他知道這個可以舒緩經痛的疼痛感,但眼看床上的睡美人還沒有要醒的意思便趴在床邊睡著了

『唔恩…這裡是…』真緒一醒來發現這裡很熟悉,確定是凜月的房間後便鬆口氣,卻也發現對方趴在旁邊睡著了便笑了一下

『還幫我弄這些啊…』看見桌子上的臉盆跟黑糖水有些感動的說著

『謝謝你…凜月』吻了一下對方的額後笑著說而凜月的嘴角也勾起微笑了

其實我不知道那隻手是誰的www所以就...

颱風

CP降澤,雙投萬歲

今天是颱風天,青道全體人員難得得到了一天休假,補眠的補眠,玩遊戲的玩遊戲,報平安的報平安,而榮純則是想往外衝卻被倉持關在房間不准出門

「倉持前輩快放我出去啊啊啊!」榮純拍打著門大喊著,為什麼要把我鎖房裡啊!

「給我閉嘴,笨蛋澤村!不把你鎖起來你一定跑去操場跑步練球!」倉持不爽的說,這個白痴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天氣,腦袋到底裝什麼啊

「呦~倉持,一個人在房門口不進去幹嘛啊~」御幸笑著邊走邊問,不過他大概知道發生什麼事了,而身後還有著降谷

「還不是某個白痴在這天氣下還想去練球,我就把他鎖在房內了」倉持無奈的指著門內的榮純說著

「那正好~順便把這傢伙一起關著吧~」御幸笑著指著身後的人說著,而倉持才發現降谷是被綁著的

「你們這兩個一年級的是找到死嗎!」倉持生氣的大喊並踹了降谷一腳

「前輩...好痛...」降谷看著倉持說著

「不痛踹你幹嘛!你也給我進去反省反省!」倉持氣的抓著降谷的肩膀將他甩進房內,這兩個白痴的一年級棒球笨蛋

「倉持前輩快放我....嗚啊!降谷?」當榮純還在敲打門時突然門打開一個黑影不偏不移的砸中自己,仔細一看才發現是降谷

「你怎麼在這裡?還有你怎麼被綁著?我知道了!你也是被發現要去練球才被抓來的對吧~」榮純一看見降谷的樣子完全自顧自的說了起來,完全沒有要聽對方說話的意思

「吵死了...幫我解開...」降谷一臉不耐煩的伸出手說著,被綁的好不舒服...

「真拿你沒辦法~就由我澤村大爺來解救你吧!哈哈哈!」榮純一說完就坐好幫對方解繩子,不過十分鐘後....

「解開了嗎…」

「還沒,再等我一下...」

「好了嗎…」

「別催我!快了快了」

「喂…」

「啊啊啊啊!不要動我去拿刀子!」榮純氣急敗壞的跳起來去找刀子,而降谷一臉無奈的看著他的背影

「找到了!降谷你別動喔!」榮純小心的將繩子割開,深怕傷到對方的手,因為他知道手對投手是很重要的,要是受傷就完蛋了,何況他又是隊上的王牌兼自己的戀人

「謝謝...」降谷揉著被綁到有些紅腫的手腕輕輕的說

「到底是誰把你綁成這樣的啊!是不知道手是投手的性命嗎!」榮純生氣的大罵,要是被他知道是誰絕對揍飛他

「...是御幸前輩」降谷看著怒氣沖沖的戀人猶豫了一下便說出兇手,但對方更火了

「你說什麼!!!!御幸那傢伙,明明是捕手還這樣對待投手!!!我要去找他理論!」榮純氣的二話不說直接往外衝,但降谷一手拉住他不讓他爆走

「你幹甚麼啊!降谷!放開我!」榮純生氣的想掙脫降谷的手,但對方的力氣比自己大所以完全沒有辦法掙脫

「你冷靜點...我的手沒事...」降谷將手伸到對方面前淡淡的說

「可是都腫起來了啊!要是影響到投球的姿勢怎麼辦?到時候比賽輸了怎麼辦?」榮純指著對方紅起來的手腕大喊著,但降谷突然放手讓他差點往後跌

「你搞什麼啊…算了,我先幫你擦藥,手伸出來」榮純拿出藥膏說著,但降谷完全不理他

「喂…降谷」有點微怒

「.....」沈默

「降谷...」怒氣上升中

「...」不理

「喂!降谷你鬧什麼脾氣啊!」爆發中

「反正我要是受傷了你就可以當先發當王牌了不是嗎…」不開心的鬧脾氣中

「你突然說這個幹嘛啦…難到你在吃醋喔!」想通的某人突然直接從對方背後抱了上去

「雖然我很想當先發當王牌...但是我不想要是因為你受傷才當的,我要是堂堂正正的贏過你,讓Boss、隊上的所有人以及降谷你認同我的實力,不是這樣的王牌我才不要...」榮純靠在對方的背上說著,這一直是他的目標...也是讓他不知不覺喜歡上他的原因

「...想贏過我沒那麼容易」降谷小小聲的說,但榮純卻笑了

「哈哈~總有一天會贏過你的!你等著吧!」

「恩...我等著」降谷輕輕的笑著說,但在他心中,澤村榮純已經贏了...贏到他的心了

「不過我還是要找御幸那傢伙算帳!」榮純邊幫降谷擦著藥邊說著

「恩...告訴教練不知道會怎麼樣...」降谷想了想說著

「好!就告訴Boss!我看他明天怎麼受到懲罰!哈哈哈哈!」榮純笑著說,而降谷也只是露出淡淡的微笑

至於御幸怎麼被片岡教練教訓...大家自己猜測吧~

貓 刀劍亂舞

CP安清 現代paro

安定一直覺得清光像隻貓,是一隻很奇怪的貓,只要一靠近就會跑走,放著不理又會靠過來,讓安定不知道該拿他怎麼辦
「吶~安定,我想養貓~」清光經過一家寵物店便拉著安定說
「蛤!你腦子壞了嗎?你忘了宿舍不能養寵物嗎?」安定一臉你怎麼了的表情回應,我可不想被記大過
「可是……很孤單啊……安定不在的時候……」清光看著店內玩的很開心的貓咪說著
「我們也只有上課的時候分開而已啊…」安定看見清光的樣子摸著他的頭說,真的很像貓呢
「才怪……明明聯誼的時候也會分開……」清光哀怨的看著安定,就算在一起安定也會被一群女生圍起來到結束
「這……那也是逼不得已的啊…」安定苦笑的說,他也不想去啊!要不是擔心某人他才不會去嘞!
「唔……安定……」清光一臉哀怨的拉著安定的手看著他,真的不行嘛……
「好啦!我答應總行了吧!」安定看見清光那種表情只好舉雙手投降了……
「安定最好了~」清光一聽見便笑著道謝便跑進店內了
「真善變啊…」安定無奈的想著便跟著進去
「我要這隻白色的!」清光看了很久最後決定要那隻很孤僻的白貓
「可是……那隻很兇喔!」店長擔心的說
「欸?會嗎?我看牠很乖啊~」清光看著那隻白貓說著,感覺很像某人
「好幾次我們想替它洗澡就被抓的很慘」店長露出被抓傷的傷痕說著
「過來吧…」清光對著那隻白貓輕輕的拍椅子說,它竟然乖乖的跳到清光的身上蹭著
「欸!客人,看來你跟牠很有緣份呢~它就送你吧~」店長看見這情形便笑著對清光說
「真的嘛!謝謝你~」清光看著懷中的貓笑著道謝,而安定在一旁也默默的笑了
「謝謝惠顧~」
「你有想好要叫牠什麼了嗎?」安定替清光拿著書包問著,牠看起來很乖呢……
「安定」清光看著懷中的貓說著,讓安定愣了一下
「等等……你要叫牠……」
「安定!」安定傻眼的指著牠問,而清光還是堅持著
「為什麼要把貓取跟我同名!」安定不爽的大喊!這樣不就搞不清楚在叫誰了!
「因為……安定很重要……所以才叫安定……」「喵……」清光低著頭說著,而白貓也像同意這名字便叫了一聲
「這……算了……隨你高興啦」安定一聽見清光的解釋便紅著臉不計較了,兩人便快速的走回宿舍了
「安定要抱嗎?」一回到房間清光便問著放東西的安定
「不用了……」安定揮揮手說完便走到清光旁邊坐下將清光拉進自己懷中說著
「因為我抱你這隻陰晴不定的黑貓就夠了……」